你的位置:首页››资讯››明月珰七星彩怀孕番外免费阅读-纪澄沈彻怀孕番外篇阅读

明月珰七星彩怀孕番外免费阅读-纪澄沈彻怀孕番外篇阅读

2019-09-05 20:14 作者:明月珰 浏览:503 评论:0

作者明月珰《七星彩》作品怀孕番外是实体书番外八的内容,番外中纪澄和沈彻结婚后一直没有身孕,府上的人都窃窃私语说纪澄不能生,起初老祖宗还催,后来偷偷把脉之后才发现问题是出现在沈彻这边,沈彻一直有暗中喝药,不要孩子,原因是因为沈彻反复做梦梦到纪澄难产而亡,他总觉得不吉利,为了不让纪澄冒险,他每日都在偷偷服药。

明月珰七星彩怀孕番外免费阅读

“少奶奶呢?”沈彻一进门就问桂圆儿。

桂圆儿道:“少奶奶去上头了。”

沈彻点了点头,梳洗一番,换了身衣裳,这就往顶院去了。

纪澄此刻正在顶院看账本,不过效率却比她平日里慢了不少,她心里一直琢磨着那位远房侄女儿的事儿,听说生得极美,年岁也小,纪澄想着想着就开始咬笔杆儿。

沈彻悄无声息地一进门就看见纪澄如此:“怎么咬笔杆都咬得这般好看?”沈彻搂住纪澄在她的耳边低声道,“你若想咬东西,不如咬我的。”沈彻一边说话一边不规矩地对纪澄上下其手。

纪澄看了看外头的天色,太阳还没西下呢,这人就又开始琢磨着做坏事儿了。

若放在平日,纪澄肯定不会让沈彻得逞,可今日她心里惦记着事儿,少不得要遂了沈彻的愿。

沈彻就是个猴精,纪澄的一点点变化他都门儿清,见她如此乖顺,心里就是一阵狂喜,将平日里那套纪澄推三阻四不肯从的姿势都摆了出来,美美地饱餐了一顿。

完了之后替纪澄清理干净,就搂着她“心肝儿、宝贝儿”地一阵乱叫:“心肝儿,你今日可真好,叫我怎么爱得够你?”

纪澄面红耳赤地将头埋在被子里,她先才可真是糊涂了,居然由得沈彻折腾,这下可好了,今后他怕是更要得寸进尺了。

“宝贝儿,你可休息够了?”沈彻含着纪澄的耳垂就是一顿乱吮。

纪澄伸手推开沈彻的脑袋:“你够了,少得寸进尺。”

沈彻会听纪澄的就怪了,今日可是难得的大吉之日,他不可着劲儿地折腾,过了这个村还哪有这个店?

两人这一折腾就到了黄昏时分,该用晚膳了。纪澄由着沈彻伺候她沐浴穿衣,连下山去卧云堂的力气都没有,还是沈彻将她抱下去的。纪澄双手圈着沈彻的脖子嘟囔着道:“我这病弱的名头怕是再也跑不掉了。”

沈彻但笑不语。

“今晚你别去芮英堂请安了,我去跟老祖宗说一声就是,我回来陪你用晚饭。”沈彻亲了亲纪澄的脸蛋道。

纪澄摇了摇头,她虽然累得厉害,今日却不能不去,否则万一老太太以为她是耍脾气可就不好了。

“不行的,今日大嫂的母亲崔太太来了,我总得过去请个安。”纪澄道。

沈彻也没阻拦纪澄,他知道自家媳妇主意大着呢,谁也劝不动她。

两人从九里院下山往磬园去,一路都是沈彻半搂半抱着纪澄。

正在磬园里游赏的云凤老远就看见那一对儿叫人无法忽视的璧人了,见他们过来,她忍不住往大树后一躲,那两人她只看了一眼,就觉得整个呼吸都被人夺走了,心里不由得惊叹,天底下怎会有这般的璧人?

云凤的整颗心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。她来之前就听崔太太提起过,说是沈家的二公子生得是天下第一般好,她当时只以为崔太太是夸张了,如今见着这人,却一下就猜出他就是沈彻了。

那他身边的女子必然就是这些年都没有所出的二少奶奶了。

云凤对他二人是既喜欢又羡慕,双手绞着衣角,觉得自己哪里也配不上他,可她心甘情愿地想为他生个娃娃,那孩子一定可爱极了。

纪澄并没有看见云凤,她的心思都在芮英堂里,只是进门时并没看见那位远房侄女儿,颇为失望。

老太太见纪澄疲倦得厉害,就叫她先回了九里院,独留下沈彻说是有事吩咐。

如此自然是坐实了纪澄的猜测,那位云凤姑娘还真是崔太太和老太太给沈彻物色的妾室。

纪澄回到九里院,只把玩着手里的山茶花玉簪不说话。沈彻在芮英堂并没待多久也就回了卧云堂:“我说你今日怎么那般乖呢,原来是猜着崔太太的来意了?”

纪澄冷哼一声:“那有什么难猜的,你可见着她那远房侄女儿了,听说极为美貌呢。”

沈彻“啧啧”两声:“这天底下还有能越过你的人?”

“你就会嘴上说好听的。”纪澄拿起玉簪就去打沈彻,“指不定心里想的却是那云凤姑娘既年少又美貌,还新鲜呢。”

沈彻握住纪澄的手,顺势将她搂入怀里道:“再新鲜又哪有咱们家阿澄新鲜,就跟花骨朵似的,里面还盛着玉露。”

又开始说荤话!纪澄没好气地掐了沈彻一把:“不许糊弄我,你只管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吧。”

沈彻咬着纪澄的手指道:“不管我是怎么想的,少奶奶今儿下午贿赂我的那一番手段可是不得了,叫我爱得魂儿都没有了。我哪里还有心思想别人?”

纪澄脸一红,抬腿去踢沈彻:“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沈彻委屈地道:“我本来就很乖。”

纪澄瞪了沈彻一眼:“我跟你说正经的呢,老祖宗是怎么想的呀?”

“放心吧,有你郎君我呢,一切都处理得妥妥帖帖的了。老祖宗就盼着咱们俩好,哪儿能招些人回来给咱们添堵,不过都是崔太太自作主张而已。”

纪澄道:“那崔太太也是一番好意,这不是看你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没儿子吗?”

“我有没有儿子关她什么事儿?咸吃萝卜淡操心,我就不爱有儿子还不成?若是生个我这样的,还不得将我们家阿澄气死啊?”沈彻摸着纪澄的脸蛋道。

“可不得将我气死吗!”纪澄打了个哈欠,下午闹的那一场着实让她累着了,她这也是强打着精神才坚持到沈彻回来的。

崔太太领着云凤在沈府住了两日,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纪澄都没见到过那位云凤姑娘,想来老太太也是不愿意叫纪澄伤心的。

这日晚上,沈彻仗着他在这回的事情上表现好,半逼半哄地灌了纪澄不少酒,趁醉占了好大一番便宜,气得纪澄牙痒痒。

纪澄有个毛病,每回喝了酒就口干舌燥,等闲的水都解不了渴,非要喝那清晨的竹露才能解热。

这天边才刚放亮,沈彻就少不得抱了纪澄到山下的竹林里去喝竹露。

纪澄踮着脚用舌头卷了那竹露到嘴里,还没喝下去呢,就被欺上来的沈彻缠住了。

半晌纪澄才气喘吁吁站立不稳地靠着沈彻嘟囔道:“郎君,你不要老是欺负我。”

这声音柔媚入骨,听得人打从尾椎尖儿上生出一股战栗的酥麻,且不说沈彻这个当事人,就是躲在竹林里的云凤听了都为之倾倒。

却说那云凤姑娘为何在这里?她是个吃过苦头的人,早起做活儿都习惯了,是以每日都起得很早,没事可做就来院子里转转,也不知怎么的就转到了九里院山脚下来,恰巧看见了沈彻抱纪澄下来。

沈彻将纪澄抵在背后的竹竿上:“不欺负你欺负谁?我这辈子就只欺负你一个人。”沈彻哄着纪澄道,她这是宿醉未消,最是娇憨妩媚的时候。

云凤毕竟是黄花闺女,哪里听得这些个,顿时羞得赶紧捂住耳朵,可那眼睛又忍不住往沈彻和纪澄的方向瞥去。

云凤的心就像被人活生生地抓出去一般,她已经了悟,那二人之间是任何人也插不进去的,徒惹笑话而已。

好容易那两人走了,云凤这才松了口气,从竹丛后转出去,匆匆地跑回了屋子。

这个早晨纪澄没能起得了床给老太太请安,老太太正好捉了沈彻说话。

“阿澄呢?”老太太问。

沈彻笑道:“昨儿晚上辛苦了,今天没起得来。”

老太太一拐杖就打在了沈彻身上:“你,你叫我说什么好?”这等私房话也敢宣之于口。

沈彻道:“我这还不是怕您老人家误会她吗?她的性子您还不知道啊?巴不得我早点儿纳个妾,她看着您时才能心安些。这家里只怕她比您更着急叫我纳妾。”

老太太闻言重重地叹息一声:“你们两个啊,真是叫我头发都操心白了。”

沈彻道:“老祖宗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您老人家也别着急,若是外头那几个谁生了孩子,我自然会纳回家的。”

老太太气道:“你外头那些是正经女人吗?我看那云凤丫头挺好的,人也本分。”

沈彻摇头道:“人本分又如何,野心都是渐渐养大的。要我说,亲家太太也不知道是安的什么心,我即便是要纳妾,为了妻妾相安,寻个德行好的就是,做什么要那般妖艳的?这不是摆明了要叫内宅生是非吗?”

这话自然也有道理,老太太道:“她还不是怕颜色太差的你瞧不上眼吗?”

沈彻笑道:“颜色再好难道还能越过阿澄去?况且,若是将她纳进门,若是也迟迟不见有动静儿,那别人会怎么看?”

老太太心里一凛,可还是不愿意相信是沈彻有问题。

沈彻又道:“老祖宗,一切我自有分寸的,这家里还是太太平平的好。”

老太太道:“我这不是心疼你吗?”

沈彻趁机道:“我这也是心疼您,您若觉得跟前少个曾孙子不热闹,不如叫大嫂和三弟妹多生几个,过继一个到我名下。”

老太太怒道:“越说越不像话了。过几****让林太医来给你把脉,你少糊弄我。”

林太医给沈彻把脉是悄悄进行的,不知结果如何,但从此以后老太太倒是再也不催沈彻纳妾了,转而真是催促起崔珑和冯霜多生几个孩子,眼见着是有替沈彻过继一个孩子的打算了。

纪澄心里暗暗琢磨,该不会真是沈彻的问题吧?他这个人最是口花花,也不知道哪一句是真的,只是他信誓旦旦地说不是她的问题,这叫纪澄实在分不出真假。只是纪澄也不再沈彻面前提孩子的事儿,万一真是他的问题,岂非戳他的心肝儿?

且说日子渐渐炎热起来,沈彻接了差事往山东去,纪澄嫌弃路上暑热,不肯遂了沈彻的愿一同前往,反正他也只是去半个来月。沈彻上马的时候直呼纪澄是没良心的,他走之前狠狠收拾了她一顿,撂下狠话来,回来的时候要叫她看见他就腿发抖。

纪澄心里想,我现在看见你就已经腿发抖了。

一离开纪澄,沈彻的脸上就见天儿没个好脸色,他手底下的人都是战战兢兢在做事,直盼着有从天而降的大美人能解救他们。

所以一旦有京城二少奶奶来的信,下头人都是飞奔着将信送到沈彻跟前儿,这时候总是这位爷最好说话的时候,有什么困难的事儿,这时候提总能成。

可惜今日真不是个好日子,打从这位二公子起床开始,就一直绷着脸,看到来信时,脸色才好了一点点,可等这位爷看完信之后,就再没人敢站在他一丈之内了。

沈彻的小厮桐木好奇极了,也不知道二少奶奶信上写了什么,能叫二公子怒成这样,连信纸都揉成了团。

沈彻坐在书桌之后,用手揉了揉眉心,又想起了今晨做的那个梦。

那不是他第一次做那个梦了,几乎每个月总能梦见一次,频繁的时候,纪澄不在他身边的时候,几乎隔个三五天就会梦到一次。

梦里面,纪澄正在生产,凄厉的叫声和哭喊声震天,沈彻只觉得两条腿都没有力气,他想往产房里冲,却被老太太拦着不让。他这辈子就没这么害怕过,心疼得不得了,又帮不了纪澄的忙。

那哭叫声是那般逼真,沈彻几乎分不清究竟是梦还是现实。只是到最后,天空都被染成了血红色,天上下起了血水,产房里再没有哭喊声,一开门就是冲天的血气涌了出来,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:“二少奶奶血崩了。”

沈彻的天地就直接崩裂了,他从梦里惊醒,全身都是冷汗,不知道自己为何这几年一直反复做着同样一个梦。第一次的时候没觉得,到后来沈彻已经坚定地相信这是对他的启示,是老天对他的厚爱。

于沈彻而言,不管是真是假,他只知道自己不能用纪澄去赌,没有孩子就没有孩子,过继一个就是,他并不那么在乎是不是自己的血脉,只要纪澄能一直陪着他就好。

然而早晨纪澄给沈彻的信,却叫他的心一下子就跌入了谷底,怎么会有了身孕,他明明……

对自己用了药的。

可见这世上凡事都有万一。

    1. 古言虐文

      无忧看书网为大家推荐好看的古言虐文小说,书中的男女主人公爱情故事往往催人泪下,有爱恨交织的虐心,亦有幸福的甜蜜。小说结局有HE好的结局,有情人终成眷属;也有BE不好的结局,相爱的人无法在一起,只能空守思念,郁郁了却余生。...

    1. 虐恋言情

      虐恋小说一般是过程虐心但结局美好,相爱相杀剧情的小说,流产,车祸,破产,整容,复仇样样都有。无忧看书网推荐文笔好的虐恋情深小说2019已完结在线阅读,包括豪门虐恋小说、总裁虐恋言情小说、古风言虐恋小说、现言虐恋情深小说等一系列题材,不能我们无忧看书网的小...

    1. 古言宠文

      古言宠文小说是深受女性读者朋友喜欢的类型,该类小说中女主娇憨或古灵精怪等,深受男主的宠爱,整篇小说都甜宠无虐点。无忧看书网为大家推荐好看的古言宠文小说,小说题材包括有,重生穿越、复仇、权谋宫斗、轻松搞笑、日常种田等等,满足各类读者朋友的喜欢。...

    书友评论

    最新评论

    猜你喜欢

    精品阅读